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葫芦鸡 > >正文

父亲的后背

时间:2021-10-06 来源:幻想真实网
 

  母亲说,我一岁多的时候,得了一场重感冒,39度的高温,烧得我小脸通红,我眯着眼睛,软软地躺着,不哭也不叫,张着小嘴急促地喘息著,母亲急得直流泪,父亲抱起我就往赤脚医生的家里跑。赤脚医生给我打了一针退烧药后,对父亲说:“孩子太小了,以我这儿的医疗水平,真怕耽误孩子的病情。”父亲二话没说,用布带把我绑在他的后背上,骑上自行车,飞奔着进了城里的医院。
  
  城里的医生给我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后,对父亲说,幸亏你们来得及时,不然转为肺炎,病情就严重了。在城里住了几天院,我的大眼睛又晶亮闪动起
  
  来,烧也退了,医生告诉父亲,我可以出院了,父亲舒展开紧皱了几日的眉头,欣喜得嚷着:“回家喽,咱们回家喽。”
  
  也就是那一次,年轻的父亲在心里深深地立下了一定要进城的志向。在父亲的眼里,小村,无论从医疗还是教育,都是不完善的,他要努力奋斗,他要让自己的女儿走出小村,同城里的孩子一样学习和生活。
  
  父亲埋头苦干,工作上成绩不断,特别是他一丝不苟、任劳任怨的工作态度,得到了领导的赏识和认可,在我三岁的那年冬季,单位分给父亲一间半的公房,从此,城里有了我们的新家。
  
 丙戊酸钠缓释片能长期服用吗 依稀记得远走小村那日,天气特别晴朗,阳光明媚耀眼,父亲把我高举过头,兴奋地在小屋里转起了圈子,他欢呼雀跃得说:“闺女,爸爸带你去的地方,有宽敞的马路,有明亮的教室,还有好多的小朋友。”
  
  父亲依旧用布带把我绑在后背上,骑着那辆破旧的自行车,载着我和后座上的母亲驶进了乡下人艳羡的小城。一路上,父亲热情高涨,车子蹬得飞快,我紧紧地贴着父亲的后背,倾听着他激动和喜悦的心跳,还不时暗暗地在心里想象着城里的校园还有那些小朋友。父亲的后背不停地冒出一股股热气,就像一个小火炉一样,烘烤着我幼年的向往。
  
  父亲把我背出小村后,送我进了城里条件最好的那家幼儿园。每天,我都接受着良好的幼儿教育,在明亮的课堂里,我唱着动听的歌谣,跳着欢快的舞蹈;每天,上学放学的路上,我坐在父亲自行车的大梁上,像一只幸福的小鸟叽叽喳喳地欢叫着,那些日子永远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成长是一件特别快速的事情,还来不及思考,我便已是满含羞涩的小女孩了。转眼的时间,我读小学了,母亲料理家务还要照顾年幼的弟弟,依旧由父亲接送我上学放学。我不再坐在车子的大梁上了,也不再像儿时那样一路欢叫,我安静地坐到了车子的后座上,每次,我都把脸颊贴癫痫为什么会口吐白沫在父亲宽阔的后背上,总感觉那种贴伏温暖而踏实。春去秋来,寒来暑往,无数的日子里,小镇的路上时常穿梭着一对亲密骑行的父女。熟悉我和父亲的人们,总会啧啧赞叹几句,“这闺女真有福”,“这爸爸真疼闺女”。
  
  在我读初三的那年深秋,下了一场罕见的大雨,父亲去学校接我,风很大,我的伞无法撑开,父亲示意我把头钻进他的雨衣里,我跳上后座,双手环抱着他的腰,脸颊紧贴着他的后背……父亲的背好宽,如高耸的山;父亲的背好平,如安静的港湾;父亲的背好暖,如舒软的柔棉,坐在自行车的后座上,我根本感觉不到有风在吹,有雨在下。
  
  我和父亲最“忘乎所以”,最有兴致的,应该是中考结束后,父亲带着我去学校取录取通知书的那天。头一次见父亲那样高兴,他几十年的喜悦都在那一天释放了,我也是少年得志,春风得意的情状。回来的路上,父亲跨上单车,我推着后座一路小跑,然后,“嗖”的一下轻快地跳上去,像小时候一样扶紧爸爸的腰。父亲难掩喜悦地说:“姑娘,你真厉害,考上高中了,继续努力,将来读个好大学。”我知道他其实省略了后半句“有我给你做坚强后盾呢”。那一刻,
  
  我幸福极了,心里哼着陈奕迅的歌:“骑着单车的我俩,怀紧贴背的拥抱,难离难舍想抱紧些武汉中际医院怎么样,听听大家是怎么说的,茫茫人生好像荒野,如孩儿能伏于爸爸的肩膊,哪怕遥遥长路多斜……”我知道,这个不苟言笑的男人,他视我为瑰宝,爱我如生命,他会一直陪着我,给我踏实的依靠,带我看一路风景。
  
  不想,在我读高中不久,一次体检中,父亲被确诊得了无法医治的病,为了不影响我的学习,全家人都在极力向我隐瞒,我只知道父亲生病住院,却从来没有想过年轻体壮的父亲会一病而去。我是在一天中午放学回家时,看到年过古稀的姥姥姥爷老泪纵横,悲伤恸哭的一幕中预感到了父亲的病情严重了。我捶胸顿足大哭起来,“告诉我,我爸得了什么病?告诉我……”姥姥搂过我,把父亲的真实病情告诉了我。得知真相的那刻,我疯了似的跑去医院,冲进病房。几日不见,高大魁梧的父亲明显地消瘦了,嘴边起了许多火泡,我扑到父亲身边,紧紧地搂着他的后背,泪水悄无声息地滑落下来,打湿他的衬衣一片。
  
  他患的是肺癌,癌细胞已经扩散到全身,锥心彻骨的疼痛,让他无法入睡。父亲一直在疼痛中反复地躺下和坐起,每一次扶他坐起,他都装作很平静的样子,挤出微笑说:“我觉得比以前好多了,你在家安心学习,不要老往医院跑。”父亲认为,时间对读高中的我来说,是无比重要的,他不舍得我陪在他身边。一天,很安静的病房里,只有我和父亲陕西癫痫病医院癫痫病能治吗两个人,父亲叫我到他身边,我扶他坐起,父亲撑着力气靠着我用微弱的声音说:“爸不能陪你去学校了,别怪我,你好好读书,家里会供你的。”然后又告诉我,如果高考落榜,就去找他最好的朋友,某厂的厂长,这位厂长已经答应了父亲临终的恳求,他会安排我进他的工厂。我知道,这是父亲在他临走之前努力为我做的最后一件事情,我的泪水狂涌而出,伏在他被病魔肆虐得松软而窄小的后背上,泪如雨下。“爸爸,爸爸……”我多想就这样搂着父亲,留住父亲……
  
  至今,父亲离开我已有二十多年了,这二十多年中的辛酸苦辣、人间冷暖,我都已深深饱尝。生活让我明白,一个过早失去父亲的女孩子,他失去的不仅仅是父亲的疼爱,更是生命中的一份如山的安全感。多少次午夜梦回,我坐在自行车的后座上,牵着父亲的衣襟,趴在他宽暖的背上……醒来,已是泪湿衣襟!
  
  每次听到“工作的事情和爸爸谈谈”那句唱词,我总会格外想念父亲,更禁不住含泪长叹,没有了父亲宽阔后背的呵护,我就像一棵随风飘摇、无依无靠的小草,好在,记忆深处,珍存着贴伏父亲后背的那些美好时光。父亲的后背上,有过我童年的快乐和健康,有过我青葱岁月的梦想和温暖。这些最美的怀想,让我知道,我曾经是那么幸福的女儿。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