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反太毒 > >正文

天堂伞_故事

时间:2020-10-16 来源:幻想真实网
 

  坐了20小时的火车,于嘉水神情恍惚,下车的时候不小心碰掉了身后一个姑娘手中的遮阳伞,刚想弯腰拣起来,却不料被匆匆赶着上车的旅客无意中踢到了轨道下。于嘉水非常抱歉,连忙说:“对不起,实在对不起,我赔你,您这伞多少钱买的?”姑娘开始有些生气,见对面这人诚实,又笑道:“没什么,你又不是故意的,赔啥呢,一把旧伞,不值钱!”

  “那可不行,我赔你100元钱吧,您看够吗?”

  “哈哈,真不用赔,反正我拿着也不方便,您不用客气。”说着话,姑娘随着拥挤的人流,转身上了出站的扶梯消失在人群中。

  于嘉水感到十分的歉意。这次出门,于嘉水是要参加一场草根诗人交流会,邀请涵上告知,在站前广场会有人举着:“中华草根诗人交流会”蓝色旗子接站。

  天气十分闷热,不一会儿功夫,于嘉水就湿透了衣衫。于嘉水来到站前广场,广场很大,人流如潮。由于到处都是撑着遮阳伞的人,视线受到了限制。在广场四周寻视了几遍,却看不见举着蓝色旗子的人。打联系人电话,却无人接听。

  于嘉水走到冷饮摊前买了一瓶冰镇的矿泉水,蹲在一块广告牌子下半米来宽的遮阴处,暂时躲躲太阳。

  望着蘑菇群一样的遮阳伞,于嘉水心里着急。想起刚才把姑娘伞弄丢一事,暗叹自己这几年总是跟伞纠结不断。

  于嘉水家住在长白山林区,14岁的时候,爸爸把他送到200公里外县城读书。在学校里,他学习十分刻苦,表现不错,和班级的同学也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初中二年级学校放暑假那天,住校生都纷纷回家了,于嘉水浙江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好也登上了大巴车。快要发车的时候,同桌贾丽梅上车,送给他一把伞,说气象台预报长白山林区有强阵雨,担心他路上淋着。于嘉水知道这是贾丽梅前天刚买回的遮阳伞,是大牌子——天堂伞,伞很漂亮,只用过一次。十分感激,接过了这把只有女孩子才用的漂亮遮阳伞。

  经过了将近5个小时的行程,在江北站下了大客车。林区并没有下雨,天空一片蔚蓝。于嘉水把伞小心地放在了书包里,蹦蹦跳跳地跑回家里。

  暑假转眼过去了,开学的时候,爸爸送儿子到江北公路客运站,临上车的时候对儿子说:“那把伞你拿着不合适吧?”于嘉水脸一红,他明白爸爸的意思,爸爸担心他学习。回到了学校,第一件事就是找贾立梅还伞,然而,贾立梅转学了,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于嘉水没有手机,贾立梅也没给他写过信。那把天堂伞,他把它放在衣柜里。

  上大学的时候,又有人送了他一把伞。那是过生日那天,正好下着小雨,在西湖边上,同一届的女同学温静茹送给他一把伞,说是生日礼物。这是一把蓝格子油纸伞,也是名牌——天堂伞!温静茹说,这把伞能罩住他的福荫,于嘉水笑了。这把伞正好罩住两个人,他撑着这把伞,走过断桥。大学毕业前,温静茹问他,能不能留在杭州发展?他说,我要回林区去,让父母亲眼看着我在林区闯出新的天地。温静茹没有勉强他,眼睛却湿润了。于嘉水也万分激动,说忘不了她送给的那把雨伞。温静茹又哭笑不得:“那把伞能遮挡雨水,却遮挡不住眼泪,林区雨大,好好爱惜自己吧。”温静茹留在了杭州,于嘉水带着那把伞回到了林场,一直带到学校公寓。

  林区果然雨水丰盈,一到雨天,就能用上这把雨伞。五年后的某一天,杭州的天气响晴,长白山下了一天的雨,温静茹结婚了,于嘉水在伞下给她开颅手术后抽搐能好吗发了红包。他自己还是单身。

  一天早晨,同事说镇上新开了一个琴房,琴房名字叫“丽梅琴房”。

  好熟悉的名字!于嘉水听了心中一颤,难道是她?

  熬到了星期六,早饭没吃,出了学校公寓,朝5公里外的镇上走去。山里的6月,雨来的方便,没走几分钟,天空便淅沥沥下起雨来,幸好于嘉水拿着那把油纸伞。雨越下越大,勉强行了二三里,整个裤腿都湿透了,再看看手里这把伞,忽然想起公寓衣柜里藏着的那把遮阳伞。再看自己浇得这狼狈样,才觉得这样去镇子不大合适,于是转身回到了公寓。

  直到星期天下午2点多,雨才缓缓停了下来。于嘉水急匆匆地走出公寓,走过一段山路到了镇子,转过几个街口寻着琴声,来到一个新开业的琴室。这是一个二层楼的门市房,门上新挂一块牌子——丽梅琴室。古铜色的店铺牌子刚刚经雨水冲刷,显得格外明亮、醒目,仿佛散发着江南才女的琴韵,他的心顿时怦怦跳了起来。

  轻轻地叩开店门,一位漂亮姑娘礼貌地迎接了他:“你好,先生,您要选琴吗?”

  “哦,我先看看。”于嘉水用心环视了四周琴台上的各式乐器,古筝、古琴、板胡,尽显雍容典雅,确实与一般小店不同。见店里只有眼前这位姑娘一个人,问:“这店是您开的?”

  “是啊,需要帮助你吗?”姑娘很淡然。

  “哦,哦,没什么,这个琴室很好。您是这里的老板,怎么称呼?”于嘉水话问的有些奇怪,甚至有几分唐突。

  “当然我是老板了,我叫贾丽梅,贾宝玉的贾,美丽的丽,梅花的梅。”

  “哦,好名字,和琴声一样美……”于嘉水大失所望,看来此贾中医可以治疗癫痫吗丽梅并非那个贾丽梅。于是挑了一把板胡,离开了丽梅琴室。

  “咦,您也在这里!”于嘉水正在冷饮亭子下阴凉外望伞兴叹,忽然一个年轻姑娘站在了对面,手里撑着一把伞。“呃?您是……哦,您是刚刚被我弄丢伞那个……”

  “哈哈,是啊是啊,咱们两个倒是有缘啊,又在这儿碰上了。”

  “是啊,有缘,您又买了一把伞,多少钱,我给您报了。”

  “唉,您这个人啊,怎么这么小气呀,现在还记着呢?我得感谢你呢,旧的不去,新的不来,那把不丢,我还舍不得换呢,您看我这把伞多漂亮啊。”

  “好好,真漂亮!”于嘉水看着姑娘手中的伞确实漂亮,鹅黄色的,菜花一样的美丽。

  “对了,您怎么还没走啊?”姑娘问。

  “我在等人,等接站的人,可是这广场打伞的人太多,一时半会儿看不到拿蓝旗子的接站人。”

  “拿蓝旗子的,你是出来旅游吗?”

  “不是,也算是吧,我是参加一个诗词大会……”

  “诗词大会?是不是‘中华草根诗人交流会’?”

  “对呀!您怎么知道的?”

  “我也是来参加这个交流会的呀,您叫什么名字?”

  “我叫于嘉水,笔名‘鲤鱼跃龙门’。”

  “‘鲤鱼跃龙门’就是您啊,我经常拜读您的诗呢。”

  “呃,这么巧,那您是?”

  “我是‘秋水伊人’,对啦,我刚刚已经和联系人见过面了,我带您去。”

  “呃,太好了,太巧了,咱们这就去。济南那家癫痫医院正规

  于嘉水喜出望外,跟着‘秋水伊人’向广场的西侧走去。

  “您看到前边那有个书刊阅读亭了吗?您看那亭子左边,一个举着遮阳伞的女孩,手里拿着蓝色的旗子。”

  沿着秋水伊人指引的方向,于嘉水看见了书刊亭,附近十几个撑着伞的人。果然看见了一个举着蓝色旗子的人,站在伞下。他加紧了脚步,秋水伊人紧跟着在后面,快到近前,后面的秋水伊人喊:“静茹,我又接到了一位。”

  “静茹!”于嘉水大吃一惊,走到近前,看清了伞下举着蓝旗子的不是大学恋人温静茹吗?此时温静茹也看到了于嘉水,两个人万万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面,温静茹手中的伞、旗子一下子扔到了地上,两个人相隔几步远,钉在那里,痴痴地相望着……

  片刻之后,还是温静茹先大声说话了:“嘉水,怎么会是你?你也是来参加草根诗人交流会的?”

  “是我啊,静茹,真是太意外了,没想到你也参加这个活动,哦,这个活动是你组织的吧?”

  “是啊,我也参加了中华草根诗词学会。不过我和你一样,都是会员,组织者另有其人呢。走,人都来齐了,就等着你呢,我带你去见她。”说着,转身招过来一辆出租车,三个人乘着出租车出了广场。

  “静茹,你知道组织这次草根诗人交流会的发起人是谁吗?”

  “不是叫‘雪山红梅’吗?”

  “知道,那是她的笔名,我说的是原名?”

  “哦,她叫贾丽梅,听说也是东北人,后来在中原发展了。”

  “什么,贾丽梅,又一个贾丽梅?”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