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夫章子 > >正文

离别的车站

时间:2020-09-16 来源:幻想真实网
 

  今天,我要走了……

  离开我的故乡,重新踏上火车,继续求学之路。

  我承认,我很不舍,在妈妈慌慌张张地准备行李,坐立不安之时,我那不屑的表情是伪装出来的。在爸爸骑着摩托车载着我向火车站进发的路上,我还一路哼着歌,我也是故意的。姐姐恨不得抽我两个耳光,大骂我没心没肺,我还说自己没错,那时候,我仍在故作坚强。同学朋友一个个电话短信过来问我要走要不要送时,我笑着说又不是没出过门,送什么送。其实我是忍着眼泪让声音尽量不去哽咽的。我舍不得离开家,不想一个人跑到几千公里以外的地方去,可是,今天,必须得走。

  爸爸把摩托靠在停车场的墙上,我问为什么不把摩托支起来,爸爸说支架坏了。我问什么时候,怎么不去修修。爸爸说早就坏了,然而后一个问题,他怎么也不回答。其实,他不回答,我也应该知道的,家里为了凑我那昂贵的学费,已经把八大姨二大婶的钱全都借过去了,哪还有闲钱来修摩托。爸爸笑了一声,别,这不靠着墙也挺好么,不费劲。我吸了吸鼻子,背过身去不看他。我说在寒假时候拜年,叔叔家怎么也叫不开门。舅舅家里,舅妈看我的眼神,仿佛恨不得要把我生吞了一样。爸爸妈妈一个劲的低着头说着好话,舅妈才下厨做饭。舅舅趾高气昂的坐着火炉边上的大皮椅子,让爸妈和我站着烤火。我看不过去可也不能说些什么,一个人低着头,出了舅舅家门,双手揣在新衣服里却感受不到一点温暖,后面是舅妈吵吵嚷嚷的声音:“你家不是没钱吗?没钱那孩子穿着新衣服?……”

  外面的寒风夹着雪花呼呼的刮着,我觉得自己的牙齿都在打颤。妈妈一声不响的走出来,靠在我的身边。我们一直廊坊哪儿治小儿羊羔疯好都没有说话,就那样站着,雪花飘飘洒洒的落在肩头,我们都一动不动,像是两个雪人。妈妈的嘴边呼出一口热热气,“小霍,进屋吧,别冻着。”我忍不住哭了,眼泪从脸上往下滚时似乎就冻住了。我拉着妈妈进了屋。屋里的气氛并不比外面暖和多少,冷冰冰的寒气在大屋子里回荡,舅妈端上一大碗饺子送到舅舅的手里,冷冷的对妈妈说:“我家没有饺子馅了。”爸爸站起身来,假装打了个哈切,笑笑说:“那行,我们回家去吃,你们吃吧。”我的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看着舅妈,一动不动,舅妈也发现我在看她,直直的和我对视着。爸爸拉起我和妈妈,在门口的大雪堆边,艰难的推出了摩托车。

  我们在回家的路上,我坐在中间,不时都能感觉到爸妈那冷战哆哆嗦嗦。我低头看一眼爸爸的背上,衣服破了个洞。我告爸爸说衣服破了,爸爸说没事,但声音都在打颤。我摘下手套用手按在那个洞上,刺骨的寒风刀割似得刮在脸上,疼得要命。我那只暴露在空气中的手也被冻得发紫。我闭上眼,想象着身边是一个大火炉,我们一家人围在一起吃火锅。后来手还真的开始暖和了,我笑了,可是,当我睁开眼,看到妈妈那手温柔的趴在我的手上,我再也不想说些什么。

  好不容易挨到了家,爸妈把火炉生起来,不大的屋子里立刻温暖备至。妈妈稍微烤了一会就去厨房做饭了。我和爸爸坐在火炉边,我看了看爸爸,爸爸的眼睛正无神的盯着前方,我问爸爸,你的棉衣破了,换个新的吧。爸爸说没事,明让妈妈补补,扛得住。爸爸说你过两天就走了,要买什么东西就说,爸爸给你钱。我摇了摇头,实在没什么可以买的。妈妈把两碗饺子端了进来,一大碗一小碗。爸爸端起大腕就吃,狼吞虎咽的。我端起小碗,夹起一个饺子,送进嘴里,嗯鲜美的紧呢,是猪肉馅郑州癫痫十佳医院的。爸爸汤里飘得一丝韭菜,我想肯定是鸡蛋韭菜馅的。后来,我吃完了饭,去厨房送碗时,看见妈妈蹲在火炉边啃大饼。我问妈妈怎么不吃饺子,妈妈说怕饼坏了。我掀开锅盆,看见了两个空空的馅缸,一个是猪肉馅,一个是只有韭菜没有一丝蛋花的。我明白了一切,一声不响的回了屋子,躺在了床上。

  第二天一大早,我去找朋友玩,朋友一个个的穿着厚实的大衣,在广场里集合。我单薄的身影出现,仿佛是一个乞丐误打误撞进入了富人的聚会,小翔问我怎么不穿新衣服来,我说,新衣服洗了,这件先顶下。聚会中看见那么多好吃的东西,我恨不得一口就吃完,同学们一个个边吃边谈笑风生,我也不时停下来笑笑。后来他们开玩笑开到我头上,你们看他像不像饿死鬼投胎?于是大众的目光全集中到我一个人身上,我嘴里咀嚼的鸡肉没来得及咽下去,鸡骨头还在嘴唇上挂着,那一副逗像让一桌子人全笑趴了。我尴尬的陪着笑了笑,咽下饭去,便不敢再多吃一点。

  结账时,班长回来跟我们说需要每人掏出五十元,同学们一个个爽快的答应,把钱包拿出来翻找着,我兜里揣着二十元不敢拿出来,这是妈妈今天上午塞给我的,说同学聚会了,不能丢了娃的脸面。我死死的攥着那二十元,汗从手心里渗出来,浸透了那薄薄的纸。终于,班长收到了我这里,问我交钱。我一言不发的低下头去,手里那二十元已经皱巴巴的了。我甚至听到,同学们一个个交头接耳的说没钱还参加什么聚会,没钱还吃那么多。我努力的把手里的二十元拽出兜来,被一只手给摁住了。我抬头一看,是小翔笑呵呵的脸。小翔站起来交了一百元,笑嘻嘻的解释说:“你忘了?在学习我欠你五十呢!今天还你了。”同学们的脸色才缓了过来。我鼓了很大的勇气抬起头来,小声的对小翔说青少年癫痫病发作前的症状?谢谢。小翔拍了拍我的肩膀,点了点头。

  饭后,班长鼓动同学去KTV唱歌,我自然是不能参加的。我把小翔拉到一个僻静的角落里,说欠你的钱暑假时候还成吗。小翔拍拍我的肩膀说没事,你的的条件我还不清楚,有什么要钱的地方管我借就成,别不好意思。我感激的看了看小翔,班长招呼小翔去,我便一个人走上了回家的路。回家的路很远,爸爸叮嘱过我回家可以做公交,但我没有坐,我走一走可以,反正认识路,我可以一步一步的走回去。

  到家时已经快晚上了,妈妈看我累的满头大汗的,问我怎么了,我说下了车跑着回来的。妈妈才放心的去做饭。我跟妈妈说今天不用做我的饭了,我在聚会时已经吃饱了。妈妈说那怎么行,明天就上火车了,你得吃饱了才行。妈妈没提醒的话我几乎都快忘了,是啊,明天,我即将告别自己的家,去往几千公里以外的学校。当初曾经那么叛逆的选了这么远的大学现在想想,每次车费都是问题。

  火车还有一个小时到站,我和爸爸还是站在火车站边一言不发。这时来了一个车站管理人员,一眼就盯上了爸爸靠在墙上的摩托车,呵斥道不会好好停车吗?爸爸赶忙过去把车推了出来,我生气的过去顶到不会好好说话吗?那人顿时来了脾气,你他妈这破摩托停着都恶心,还好意思骑出来?我恨的牙根痒痒,攥起拳头就想揍那小子一拳。爸爸见状把我拉了回来,说咱赔不起他的脸,别和他一般见识。爸爸推着车离开停车场,用自己的身体扶着车,那人意犹未尽的在后面破口骂着穷鬼。我忍着自己胸腔里燃烧的怒火,陪着爸爸走着。

  爸爸找了个地方把摩托扶住,笨重的摩托车压得爸爸喘息连连,我过去接过摩托车说爸爸,我来扶。当我接手时,我才明白真的很癫痫失神发作的用药是什么重,才没到一刻钟,我已经感觉自己的青筋都突起了。这时,火车站发出了开始检票的声音,温柔的女声一遍遍的提醒,让人心头一阵温暖。爸爸把手换过来说你去检票吧,我来。我松开手,背起书包向前面头也不回的走去。爸爸看着我的背影,一直看,一直看。我不敢回头,甚至不敢抬头,和我对面而行的人都一个个瞪大了眼睛看我的脸,一个女人惊奇的看着我,仿佛是看见了来自外太空的魔兽,继而和身边衣着靓丽的女伴切切私语,那人怎么哭成这样,我当初离家时,可没他这么没出息。

  我没有反驳,就当我是没出息吧,反正在你们这些富人眼中,穷人的眼泪是不值钱的。我的泪水涌出眼眶的那一刻,真想嘶吼一声,把这些天所有的委屈,所有的感动全都哭个遍,可是,我知道爸爸在身后,紧紧的盯着我,我可以让所有人知道我没出息,但不能让爸爸知道。我加快速度疾奔起来,我只知道,冲进火车站里,我可以肆无忌惮的发泄,再也没有任何阻碍。

  那段路是我跑过最长的一段路,火车站的大厅华丽丽的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抬起头来,心里却换了主意。我不能也不愿在这些人面前流泪,是的,不可以。看着排着长队熙熙攘攘的旅客,不时有人传过来一声恶毒的咒骂和满满的抱怨。我回过头来向爸爸的方向望去,可是刚才的疾跑已经让爸爸的身影脱离了我的视线范围。

  不用想,爸爸肯定是还在往我的方向张望,因为我这里,有他满满的希望……

韩历文学网 www.hanliwx.com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