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高岭土 > >正文

寂寞难耐(懵懂童年)

时间:2019-09-23 来源:幻想真实网
 

  这是本人自创,大家欣赏和支持我的故事,并从中认识我。

  作者:伊宁诺维奇

  本书简介他是个另类的,他是一个那一个人的冷静的人,但是长大之后他深深感受到无助的,他没办法做好任何事,他将怎么面对,能否走出,该怎么样面对这些问题,从小面临自闭没有解决,长大后他又该如何是从……

  1989年11月的一天一个新来到人间,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个世上的,更不知道今后还有很多的痛苦将会无情的折磨他,他只能依稀有些浅意识的,凭一种感应想起一点来。其实他不知道他是有些晚产的,也许晚产确实对人的有影响…

  给他取了个名字叫做厉锐。家里人都很爱他,他是家里的宝贝,厉锐生下来就不爱话。在那时候都是陈紫寒带着他,他的历伟是个很不耐烦的人,而且对和孩子都很冷漠,以至于厉锐很排斥他。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厉锐已经5岁了,经历了一段的抚养后,他深刻感受到奶奶对自己的无微不至的疼爱,在那之前他和爸爸妈妈都是住外公家,那时他没钱,没有属于自己的房子,只有和外公打伙一起住在狮子山,还有他的舅舅舅妈,他们的叫陈盈,虽说是厉锐的表姐,可是她从小就很霸道,诶真是有些过分了!

  厉锐被送到八幼,从小就有多动毛病的他,在人多的地方却显得异常安静,其实他一直有自闭症,只是那时还小,自己也不知道,只知道不愿和别人在一起,看到同学都怕,是个很怕事的孩子,有一次老师说想喝牛奶的小喊一声啊。厉锐很想喝香浓的牛奶可是当走在老师跟前时却犹豫得不敢开口,就拿双眼睛瞪着老师,不开口,最终,可见他是如此害怕集体。

  太平路的新房子已经装修好了,所以小锐的父母带着他住了进去,奶奶也被接过去住,从此他们就在太平路,那时他爸爸还没有职业,所以陈紫寒在闲暇时候也跟着厉伟做火锅生意,那是厉伟与朋友合伙的做的。

  幼儿园的日子很快,厉锐已经背上书包进学前班了,在一个新的环境,对于他这样的孤僻的孩子要想适应简直是难上家难,他就一直忍着,哪怕心里有120个不愿去学前班。贵西路小学还是比较大的,对面正好是妈妈上班的地方。这样会更方便接送他,陈紫寒是个很细心的人,中午她正好值班,孩子正好去对面吃午饭,她常称呼他叫小锐。

  小锐不仅很孤僻而且他不喜欢和男孩子玩甚至在一起,他常和小玩,有一次他说自己喜欢芭比娃娃,弄得全班哈哈大笑,当然他自然脸红,他就像个女孩,老师直接叫他假姑娘。他是个老实的孩子,所以总是被欺负,有一次还被大家嘲笑,回去还要被妈妈骂,确实很难受,不过陈紫寒也拿她没办法。在九几年的时候还没有关注自闭儿童以及帮助他们走出困境的协会,因此厉锐的性格便由此恶化下去到无法改变……

  不过日子总算熬过来了,结束了一年的学前班的煎熬后,厉锐总算摆脱成为一名小学生,由于离太平路最近的就是河东路小学,因此他就在那里读书,报道的那天回到家后厉锐兴奋不已,大小姑妈都来了,搬到太平路后好像一切都变得那么热闹,亲戚们约定河南癫痫医院,癫痫病是怎样产生的好每个周末去太平路打麻将,小锐几乎没有什么表哥,表姐倒是挺多的,这边有是尹恩姐和厉芳姐,母亲那边是陈盈姐,这几个中陈盈和他年龄最相近,她只比小锐大半岁,而其他两个姐姐都大他八九岁,厉锐只有一个表哥,叫做陈展鹏,比他大四岁,玩不到一起,因此每次在外婆家都是陈盈和厉锐两人玩……

  小锐的班主任是龙惠,是教语文的,她很喜欢厉锐,因为他的学习很好面特别是语文,那时在班里他一直受到老师的宠爱也是同学们学习的榜样,可是他的唯一缺点就是寡言,自闭的毛病仍然缠身,一些讨厌的男生经常欺负他。这让他的妈妈陈紫寒很着急。

  厉伟和朋友合伙的火锅店就开在河东路小学附近,厉锐常常去那里玩,都要经过学校那条路,在那里他经常能看到自己的同班同学,他们有的家酒再学校附近做生意便安家在那,厉锐看见他们不理不睬,他喜欢一个人玩,不过他不觉得那是,那样能够避免。一天中午龙惠老师正好去他们的火锅店吃麻辣烫,他看见了很害怕,但最终还是和老师打了招呼,厉锐一直都对老师同学有恐惧感,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时间飞逝转眼一个学期就过去了,经过两天紧张的考试后,成绩出来了,语文99,数学100,数学老师很凶对于厉锐来说就是个魔鬼,他经常被这个老师骂甚至有时还被打,他对数学怎么都反应慢,经常很没办法,不过期末还是发挥好了,回到家紫寒听到消息感到很高兴便买了很多食品作为奖励,寒假很快过去了,转眼来到了一年级下学期,鉴于厉锐上学期的优异成绩和良好的学习纪律,龙惠决定让厉锐成为第一批成为少先队员的学生,再旗杆下,当带上红领巾的那一刻,厉锐激动不已。对于小锐来说一年级是他最的时光。

  然而日子并没有那么一帆风顺,厉伟与朋友合伙的麻辣烫又出现波折,关系也不哈咯,吵了架,从此他又沦为无业游民,不仅如此更糟糕的是,紫寒和厉伟还有小锐奶奶的关系渐渐不那么好了,由于紫寒已经厌恶小锐奶奶和厉伟,一天终于忍受不住发泄了出来,夫妻吵架的声音整栋楼的人都能听见,一气之下,紫寒将桌子上的玻璃板狠狠砸在地上,地上瞬间玻璃碎片遍地,就这样紫寒气冲冲地走了,在娘家住了几天后便随便找了个公司的破房子住,住在南明区的沙坡,她把家具搬进去便住下了。锐很因为他很讨厌父亲,而母亲却抛下自己走了,在奶奶一再说服下,厉锐硬是厚着脸皮去找紫寒,看到孩子后紫寒新还是软了,也原谅了厉伟,就这样一家三口又团聚在一起住在沙坡那个旧瓦房。

  一开始小锐还很不适应,因为这里比起太平路那个新房子,这就像原始人住的,房子破旧古老,经常晚上会有老鼠,蟑螂,甚至黄鼠狼,还有他最怕的壁虎,再破裂的墙上爬来爬去,不过渐渐地小锐适应了下来。

  也许从太平路搬到沙坡是他的的第一个转折点,一切适应以后,生活又在正常而平坦的轨道……

  半年过去了,陈紫寒在一个朋友的帮助下给厉伟找到了一份工作,厉伟虽然素质不高,文化低,但是开车很好,所以便在太平洋保险公司工作,从那以后,他开始转型,也许也是为了公司需要,穿起名牌西装很好看,再加上车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治疗癫痫到这里子的豪华,就像变了一个人,其实也只是外在变了,文化素质没什么改变,厉锐也升到了二年级,还是龙惠当班主任,厉锐学习还是那么的优秀,生活似乎又平静了下来,只是由于不在太平路了要每天坐车去上学,不过爸爸有自己的车了,可以每天送他,中午小锐的奶奶常去看他,自从搬到沙坡后,奶奶很少和孙子在一起,妈妈和奶奶的关系也变好了。

  一个炎热的下午,陈紫寒带着8岁半的厉锐去找算命先生,同事告诉陈紫寒名字有时决定一个孩子今后的健康和前途,鉴于小锐名字里缺水,算命先生想了想国家主席都有个泽字,再加一个水,“浚”字不错,“泽浚”这两个字听起来蛮不错的,于是算命先生给了泽浚这个名字供陈紫寒参考,她觉得确实很好听,于是便做出了决定,决定给孩子名字改成“厉泽浚”,小锐的生活也似乎因为这个名字有了些变化。其实,陈紫寒给小锐改名主要原因是因为几个月前小锐的一场大病,那场病整整花了她几千块钱,当时确诊为肺门淋巴结核,将近一个月服用了大量的药物才被治愈,当时厉锐脖子都因为不断地咳嗽变大了,医生还以为是甲亢,如果当时不尽快治疗可能,再那样拖下去,可能会有生命危险,后来他妈妈带着他去看中医,根本没用,仍然咳嗽,有几次痰里还有血丝,陈紫寒很着急再嫁人的建议下带着孩子去了医学院,最后一个有经验的老大夫给了小锐希望,其实那段日子对小锐一种折磨,他自己如果再治不好就会死,他有些了,但幸好远道这样一个大夫。病被治好以后,紫寒想了想不如考虑改下名字这样也许孩子好过些,之前小锐三天两头都是病,不过也怪,换了新名字后很少生病了,夏天他也能吃雪糕了,恢复的感觉真好,他充分着自己的时光。

  

  之后紫寒工作就多了,要去吧户口名字,学籍已经与孩子所有相关信息都改名字,最后告诉了龙惠,班上同学也都知道了,只是有些好像是喊了一下改不了口,小锐也顾不了那么多,天真的他一切就服从妈妈的决定,他就想着好好学习就行了,渐渐地大家都习惯了他的新名字……

  三年级班主任换成一个姓沈的女老师,沈雁是一格性格中性化的老师,同样教语文,被厉泽浚一直看成是恶魔的数学老师也换了,这个要好些,没有那个老师再明确喜欢他了,他对沈老师的印象也不怎样,成绩也下滑了。

  小学的每个周末泽浚都要去外公家过,陈盈的父母是那种但想过二人世界而不想管女儿的人,再加上她父亲长期在外打工,所以她经常就和自己奶奶住在一起(也就是泽浚的外公外婆),泽浚再小学门口买了好多玩具,周末和姐姐的芭比参杂在一起办家家,他感觉蛮有趣的,陈盈是个贪玩的女孩,一年级的时候就逃课,现在也是四年级了,他和姐姐两个人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根本没什么比的,但是陈盈最很厉害能说会道,常让爷爷奶奶喜爱不已,而泽浚就做不到了,所以这也是外公外婆更喜欢陈盈的原因。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厉伟把车子停靠在家门口,今天他决定带起一家去天河潭游玩,泽浚感觉很,这时紫寒想到了侄女很孤独的在外公家便叫她一块去,于是四人坐上泽浚爸爸的豪华吉普车踏上了开心的旅程,在路上他们有说有笑武汉治癫痫疾病去哪家医院好,陈盈唱着歌,泽浚和姐姐应和着,大家都很开心,此时泽浚不再感觉像学校那样黑暗了,压抑情绪一下释放,在天河潭大家照了一张四人合影,很纯真。接着,在紫寒的带领下两个孩子一起去摘野花,时间很快,到了晚上6点大家一起在郊外吃饭,在家里吃惯了,到了郊外味道不同了,主要以粗粮为主,一路上有说有笑直到八点才回家,车子开到沙坡泽浚和妈妈先回家,爸爸送姐姐回狮子山,看着简陋的房屋,上面布满了蜘蛛网,泽浚闪了闪身绕开,自从搬到沙坡仓库那里,这个房子打得一切肮脏景象引入眼帘,要么就是老鼠,要么就是蜘蛛,还有他最害怕的壁虎再开裂的墙壁上爬行……

  一年就这样过去了,泽浚的班级搬到了学校的二楼,河东路小学也是瓦房,看起来和泽浚家一样,像是有几十年的历史了,小学的教学楼的房子是红砖砌成的看起来特别的古老,在一些偏僻角落同样能看见蜘蛛网以及水沟,一天中午泽浚奶奶去接他,他看到路面上有卖小鸡的,心里很是喜欢,于是吵着要奶奶买,而且那几只鸡是黑色的,很,小黑鸡,奶奶小心的提着装着小鸡的盒子送他到车站,回到家后,紫寒有些反感,不过想了想反正这是个烂房子养鸡也正好合适,有了小鸡以后泽浚的生活的生活了许多。又到了11月这是泽浚年满10岁的日子,他和妈妈一起到外公家过,外公说又长尾巴了,他笑的甜甜的。

  都十岁了但是厉泽浚对陈紫寒还是有很大的性,紫寒想他改变,但是就是很顽固改不了,在学校,泽浚还是孤独的一个人坐在位置上看书,很孤僻,但是那时的他却认为那样要好些,为了上不受创伤,可是别人要欺负他,这是避免不了的,他告了母亲几次,紫寒很多次去学校找老师,教训那些欺负他的学生,但是欺负他的不是一个,可怜的泽浚治好忍痛在心,虽然极其害怕去学校但还是去了,奶奶也因此找过老师,连同桌一个小女孩都要偷他的东西,那个小女孩眼睛贼溜溜的像个老鼠,偷了东西还不承认最后,泽浚奶奶穷追不舍她才投降,对于泽浚来说都不是什么好对付的,泽浚要克服很多困难。

  回到家看着自己养的小黑鸡,泽浚便好多了。在沙坡,他的时候还可以玩游戏机,小霸王,不过紫寒告诉他,前提是先做完作业。咚,咚,咚,木门响了,他从门缝里望了望,原来是大姑妈,再一看手里抱着一个白白的东西,泽浚兴奋地打开了门,这下他清楚的看见是只可爱的棕白相间的猫,还在喵喵叫了,她说准备把它送给他,他高兴极了。之后家里就又多了只可爱的花猫,姑妈说它叫耐咪,泽浚抱着它在破旧的房屋里蹦蹦跳跳,他把猫放在鸡的身旁,吓得它们直跑,泽浚在一旁笑傻了。孤独的他总算有伴了。

  周末的时候,他都要去伯父家和二姑妈家,也就是尹恩姐姐家,奶奶住在二姑妈家。事实上,在泽浚和父母从太平路搬出来没多久,房子就被奶奶出租了,于是她一个老人就靠着儿女住,一开始住大伯家后来姑妈家。大人打麻将他就一旁玩,自己和自己玩,毫不在意自己与同龄人已经有很大不同了,就好象他空长身体,不长智力。厉芳姐姐很少和他玩,因为她要准备高考,她是个特别刻苦的人,而相比之下尹恩姐则很早就放弃高中,读商专。其实,厉芳姐就好像是她母亲的翻版,也就武汉治疗癫痫病哪里好是泽浚的伯母,是个女强人,以为重,以后她可能又会是一个。

  晚上从姑妈家回到家里,泽浚疲惫得想睡,每次大人打麻将都那么晚,妈妈在前面开了门,只听见他一声尖叫,一看,小黑鸡被黄鼠狼咬死在水沟里,泽浚心里在流泪,小耐咪被关在房间里所以没起什么作用,泽浚很伤心,不过哭也没有用,小鸡不能复活。就这样后面只有小猫耐咪陪着他。

  2000年的夏天如此炎热,这时沙坡传来了拆迁的消息,这个破瓦房将被拆,父母正准备搬新房准备,新家就在外公家对面,同一地点狮子山。7月份来临了,泽浚看着搬运工将家里沉重的东西一一搬走,最后跟随者他们来到新房子,新房子很漂亮,宽敞,追重要要的是泽浚有自己的卧室了,他感到开心死了,房子被装修好后泽浚和父母在崭新的房子开始了又一段新生活……

  两年就这样过去了,这两年并不是风平浪静,最令泽浚的是耐咪的消失,确实,那件事对他来说是沉重的打击,自从搬到狮子山,耐咪就就由外公外婆一直养着,一天他们没有关好门,它就那样永远了泽浚和所有人,泽浚伤心了很久,所有陪伴自己的动物都不在了,他又陷入一直下来的孤独。

  六年级那年河东路已经被拆了,泽浚他们搬到了岳英去上课,作为毕业班学生,他丝毫不敢松懈,一天父亲说朋友要给他们只小狗,泽浚激动不已,就这样,一个星期后的一天,当父亲打开门回家时,脚下多了个什么,动来动去,泽浚跑了过去,哇!…他看到了一只黑色的胸上好条白的狗,那狗不大不小,中等。当泽浚跑起来时,它也跟着跑,也许当时他根本不知道以后的时光它都会陪伴着自己,它将会是陪伴他最久的宠物,它是生命力最顽强的…

  初到泽浚家,这小黑狗还乱拉屎尿,在来之前,那家已经给它取好了名字,叫做崽崽。下午紫寒回到家,看到了崽崽也很喜欢,不过她并不喜欢这个名字,她认为这狗总会长大的,因此便给它改名为点点,名字又很顺口,这样何尝不好了?

  经过一个月紫寒精心的照看下,点点把那些坏习惯改了,紫寒把它的窝放在卫生间,每次客人一来它就大声叫,家里也因为有了可爱的点点变得热闹,泽浚看到他压力也缓解不少。

  毕业那天,泽浚和老师同学道别后便在紫寒的陪同下马不停蹄地赶到贵阳十九中,上面规定过几天去考入学考试,看到如此好的一所,泽浚又何尝不想进去,可是,当时整个河东路小学的教育太差,想要进去,如履薄冰。经过几天复习后,升学考试正式开始,紧张地考完后,泽浚陷入焦急的中,几天后成绩终于出来了,离分数线相差甚远,十九中成了他永远的梦……

  2002年的暑假很长。早晨一米阳光撒在泽浚脸旁。背起沉重的旅行包与紫寒,陈盈一起乘坐长途汽车到黄果树瀑布,那里就像是人间仙境,坐在瀑布前,泽浚沉思着…水花仿佛千军万马涌入他心头,童年成为了永远的记忆……

  ……………….

  童年是美好的,每个人的童年只有一次,童年也是短暂的,一去不复返……

  (完结)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